◎娟子

  爷爷跟他聊天:你爸爸妈妈最疼谁?

  二胖:疼我,我是四口人里最小的,能不疼我吗?

  你长大了最疼谁?

  二胖:那得看最后的结果了。

  邻居家门口停了一辆很炫的奔驰,二胖问我:你看到这辆车心里是不是想着,将来有一天也希望我买一辆这样的车带着你去玩?

  实际上我什么都没想,但我得配合他呀:是的,你怎么知道?

  “我是你生的,你想些什么我当然知道啦!”

  活了小四十年,终于找到了我的心理导师。

  我一个人哀叹:人生没有意义!

  二胖:人生本来有意义,只是你没有发现。

  我:比如呢?

  二胖:你要想一些你最喜欢做的事儿,和你最爱玩的东西、最爱的人,就会感到人生有意义了。

  每天下午像遛宠物似的拉他出去遛弯,他收拾得比我快,看我换衣服、洗脸、换鞋、关灯,他站在玄关处目不转睛望着我幽幽地来了句——你比电影里的慢镜头还慢。

  秋天是看云的季节,二胖望着天空:蓝天觉得只有蓝色太孤单,所以,它就叫来了白云作伴。五岁的小孩会写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