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较中国学生,没有考试竞争与排名压力的芬兰孩子显得格外幸福。据2015年PISA调查显示,芬兰学生每周学习时长(包括校内和校外的总体学习时间)比中国学生少20多个小时,相当于一天少3个小时。

  但被“放养”的芬兰孩子们在学习成绩上表现不俗。OECD(世界经合组织)定期会在成员国内举办PISA测试,以评估各国15岁学生的阅读、数学和科学素养能力。而自2000年开办起,芬兰已连续三届蝉联全球第一。在最新的2015年PISA排名中,芬兰在72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名第四。

  芬兰学生如何做到又会学习又会玩?芬兰驻华大使馆教育与科学参赞时明睿认为,“奥秘”在于从学前开始营造浓郁的教育氛围,并在教学方法上做到尽可能自由开放。

  “我们的教育其最大特点在于公平。”时明睿告诉界面教育,“无论贫富,保障所有人都拥有受教育和实现自我发展的权利,这已成了芬兰社会和政界的普遍共识。”据央视网2017年报道,芬兰从小学到大学基本全部实行免费教育,教育经费在国家财政预算中所占比例高达18%,远超美国和日本等发达国家。

  据2015年PISA数据显示,OECD各国学校表现的差异值为30%,而芬兰仅有8%,这意味着,学校之间并无明显的教学水平之差。时明睿表示,无论是在首都赫尔辛基,还是在其它农村地区,学生都能得到质量相差无几的教育。而PISA项目往往在各国对学校采取随机抽样,这让整体发展平均的芬兰获得一定的优势。

  除了将“平均”理念推广至全社会,并达成广泛共识外,自学前教育起,芬兰就开始着重让孩子快乐学习、自在成长的理念。

  幼儿教育机构芬爱教育全球首席培训师Saara Viteli告诉界面教育,在传统观念中,家长会认为学习和玩耍是完全分离的,他们既希望孩子有玩耍的时间,又需要孩子最好能坐在书桌前学习。

  “但事实上,玩耍是更高效的学习方式。”她强调,“教学重点并不在于教孩子学习知识,而是让孩子学会学习、爱上学习,把学习和生活环境联系起来,让学习成为生活的一部分。”

  让家长接受这一点并不容易,教师们需要精心编排课程活动,让“玩耍”最终出成果。在这一过程中,教师起到关键作用。

  事实上,芬兰可以称得上是师资标准最严格的国家之一,据时明睿介绍,幼儿园教师至少需要具备相关职业证书,三分之一的教职人员需要拥有教育学士等高等教育学位。到2030年,三分之二的幼儿园教职员工必须具备大学或应用科学大学学历,园长则必须拥有教育科学硕士学位。而到了中小学阶段,要求还将提高至所有老师必须具备硕士以上学位。

  对于如何吸引高学历人才,这个北欧国家的秘诀并不是使用高薪。“教师在芬兰是很崇高的职业,”时明睿解释,“在人人尊敬教师的社会体系下,高学历人才受到感召、会非常愿意成为一名教师。即便教师的薪资并不像律师一样高,但二者在竞争程度上是相似的。”

  也正因老师群体普遍具备较高素质,芬兰社会及家长十分信任教师,给予他们充分的自主权去开展教学实践,从而让学生能够在充满创造力的环境下学习和发展。

  “我们的学生虽然看上去更‘懒’,但他们同样能够在PISA取得好成绩。芬兰的案例或许可以为人们提供一些参考,因为在一定程度上这样的教育模式是可行的。”时明睿说。

  记者:柳书琪